游泳

调戏诸天 第二十八章 落霞宗灭

2019-10-12 19:43:3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调戏诸天 第二十八章 落霞宗灭

“噗嗤”声音不绝于耳。

秦昊一刀劈开人群,惨叫声顿起,血液混合着四肢飞溅,也不知砍死了多少人,以他现如今的外放后期的实力,对付这些弟子简直就如虎入羊群,一刀过去,人头就如韭菜一样被割了又割,一直减少,不断抛飞。

“谢嫣然,你这……贱人。”秦昊喘着粗气怒吼道,眼眸猩红,一股无名的怒火直冲他脑门,再怎么说那也是他从前的未婚妻,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说过要一生一世呵护的女子,现在这样,算什么?

他只觉头顶一片绿油油,无名火气直蹿,尽管那女子已和他解除了婚约,按理说来已和他没任何关系,可秦昊那无端的占有欲却在作弄他,告诉他快去杀了她,杀了那个水性杨花的女人。

谢嫣然此刻也注意到秦昊,顿时花容失色,眼里全是不可置信,秦昊宛如一个从尸山血海里杀出来的妖魔,将她需要敬畏讨好的那些师兄们,一刀一个,刀刀砍死。

“他是谁?你认识?”谢嫣然身前的高大男子身子微微颤抖,有些发怵问道,他如今和谢嫣然虽是情侣关系,不过当面临生死存亡时,女人什么的也是随时可以抛弃的。他只是内劲期实力,恐怕在那个妖魔般的少年刀下,难以活过一息。

谢嫣然强自镇定,咽了咽口水,强笑道:“王师兄,那人是我曾经的追求者,被我拒绝后恐怕是怀恨在心,想要报复我。”她自然是在说瞎话,不过也只有如此,才不至于让王师兄将她看轻,这时候,她心底还在打小算盘。至于秦昊会不会杀了她,她根本没往那想。

“追求者?那好。”王师兄一闻言,眼睛顿时一亮,也不似刚刚那么害怕,旋即挥了挥手冲秦昊大声说道:“喂,兄弟,这女人你想要我就让给你,不和你抢,只求你能放我一命。”

谢嫣然听闻这话,愣了一愣,抬头望着这个高大背影,心中渐渐发冷,她一直以来依靠的男子,竟想将她当成玩物般随意相送,可笑自己百般讨好、任其玩弄,这一瞬间她就恨不得冲过去给他几巴掌。不过她心中虽是这般想,可脸上还是不得不露出娇媚的笑容,不敢表现出任何不满,然而眼前突然出现的这一幕又让她愣住了。

王师兄还没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只想着用这玩物般的女人换自己一命,是何其幸运的事。可他只觉眉心一痛,眼前突然一黑,意识瞬间散尽。

这位王师兄的身子旋即直挺挺如木头般倒下,一把长刀宛如匹练一般,从他眉心贯穿而入,留下一个血淋淋大洞,接着从后脑破出,带起一蓬红白之物。

“你闭嘴。”秦昊看着高大男子,脸色难看至极,甩出长刀,见其倒下,凶狠目光这才落向谢嫣然,落霞宗众弟子被其凶威所慑,缓缓让开,不敢抵挡,秦昊便径直走了过去,散发一股谁挡杀谁的气势

谢嫣然两股颤颤,想要欢笑,却扯出了比笑还难看的哭脸,她只感觉自己被一头妖兽给盯上,浑身发冷,眼前的少年,真是模样大变,已找不到一丝从前的痕迹,他似乎……似乎想杀自己?

“昊哥哥,好……好久不见,你还好吗?”她颤抖着问道。

秦昊站在她面前,满是血污的脸上,全是彻骨的寒气,冷道:“我很好,全拜你所赐。”若没有受到她的侮辱、没有立下三年之约,他也不会想要变强、想要摆脱废材之名,也不会再有后来的一众事情,这一切的一切,都是这个女人造成的,她才是罪魁祸首。

谢嫣然眼泪落下,梨花带雨道:“昊哥哥,你听我解释……我当初退婚是有原因的,是……是被人强迫的,嗯,就是因为家族里面,他们见你没有了潜力,就想让我攀上落霞宗的大腿……其实,其实我一直都是喜……”

秦昊打断了她,脸色狰狞,一拳砸在那张曾让他魂牵梦绕的娇媚脸上,寒声说道:“事到如今,还想狡辩,你这贱人。”

谢嫣然顿时惨叫一声,五官凹陷进去,嘴里喷出混合着牙齿的血液,倒飞而出,她只觉眼前一阵发黑,意识似乎陷入模糊,所有温度都在离她远去。秦昊的含恨一拳,就算是内劲期的武者也会被其打死,更别说如今对他而言徒手就能捏死的谢嫣然,她仅是感气巅峰而已。

所以谢嫣然在地上滚了十多圈以后,披头散发、面目全非、鲜血淋漓,犹如女鬼。她那条莲花般的白裙全被染成刺眼的红色,在地上拖出一条清晰可见的痕迹,旋即身子挣扎动了一动,便动不了了,已是断气死了。

秦昊看着自己的拳头,脸上是或喜或悲的神情。

……

……

大战结束得很快,甚至还没有半天时间,落霞宗众长老弟子或被生擒或被杀死,此刻被生擒的人全压在落霞峰那立着九根巨柱的广场上,气息萎靡,神情悲凉。

他们视为最后镇宗底蕴的太上长老不知所踪,洞府内只剩宗主那具破烂不堪的尸体,已死去多时。

姬九负着手站立在落霞殿门口,面色淡漠,俯视下方,他已将落霞宗最有价值的藏宝库搜刮一空,刻下绝阴阵纹的材料,也就差生魂和骨骸了。

当即淡淡下令,道:“杀了。”

秦昊在他旁边,有些不忍,又欲言又止,但还是选择垂下脑袋不说话。

白枫天的人头,被他提在手中,尚未瞑目,其余参与屠他秦家的武者,也尽皆俯诛,一个不留。他的大仇已经得报,如今却感到阵阵空虚发冷,似迷茫失措,也似恍然如梦。

姬九的所作所为,他看在眼里,也明白自己不能阻止什么,况且前辈并没害他之心,其余人生死,又管他何事?

可依旧还是不适应这生杀予夺的残酷手段,所以把眼睛别开,低头看着鞋子。

“楚宗主,请慢,我愿意投靠贵宗,为牛为马毫无怨言。”就在姬九下令屠杀时,人群中一个年轻长老顿时大声喊道,披头散发,脸上全是惊恐神色,正是那位前途光明的苏姓长老。

“苏长老,你干什么?事到如今,竟想投靠这等魔头,我等羞与为伍。”

“识时务者为俊杰,诸位莫要死脑筋了。”苏长老大声说道,眼睛直直盯着姬九,全是求生的渴望。

“横竖都是一死,和这些魔头拼了,苏长老可别忘你可是在落霞宗长大的,这些死去的弟子长老,可全是你的亲人。”

“什么狗屁亲人,哪有活命重要,楚宗主,我愿意投靠贵宗,请饶我一命。”

姬九这时似才注意到他,目光瞥过,淡淡道:“好,提你宗门的其余长老头颅来见我,便准你投降。”

苏长老闻言,脸上一喜,扭头露出凶狠神色,虽已没了武器,但仍一拳朝离他最近的一位长老打去,那人骂了句混账,两人已被封了灵力,便如同普通人一般扭打起来。

“这话对所有人有效。”姬九忽然露出玩味笑容,声音传尽广场各个角落。

一时之间,许许多多人就扭打起来,不论长老或是弟子,皆状若疯狗,心存对生命的渴望,他们自然便会倾尽全力求得这一丝生机。

广场上登时极为混乱,众人自相残杀,毫不留情。

惨叫哀嚎不绝于耳,宛如人间炼狱。

苏长老一把咬住一位长老的喉咙,鲜血顿时四溅,旋即用力扯下他的耳朵,将其脑袋不住往石板上磕去,直到此人呼吸消散,体温渐凉,然后他露出野狗般凶狠的神色,环顾四周,才气喘吁吁地望向姬九,似想邀功。

“好,算你投降。”姬九漫不经心地看着,淡淡道。

苏长老一喜,可下一刻,姬九手中突然多出一块石子,他曲指一弹,石子顿时化作流光,带着破空之音,犹如一支箭矢,从苏长老眉心贯穿而过,他脸上不可置信表情尚未凝固,眼睛瞪大,就此倒地。

姬九露出笑容,瞥了其余人一眼,才笑道:“谁说投降了就不会死。”

人群霎时间安静下来,死一般的沉寂。

下一刻。

“啊……你这魔头,出尔反尔,不得好死。”

“啊啊啊,该死啊。”

“可恶,大家一起上,和他拼了。”

……

众人见此皆是一愣,愣了下才反应过来,旋即被骗的愤怒以及存活下去的无望交织,顿时如山洪爆发,不管刚刚是如何自相残杀,此刻都万众一心,都想要将姬九的肉给咬下一块,将其粉身碎骨。

不过,也不需姬九下令,浣颜剑宗的各傀儡,全部出手,感不留情,广场上刀剑乱舞、拳脚相撞,顿时血流成河,一副人间炼狱之景。

“前辈?”秦昊对姬九这出尔反尔的行为有些茫然,此刻抬头看着他,眼里浮现难以理解的痛苦。他一直认为前辈是一言九鼎之人,行事虽如魔道,但讲究道义,落霞宗既然战败,那灭亡便是理所当然,可行这般卑劣手段让他们自相残杀,太……

姬九看了秦昊一眼,幽深眼神透着股他不明白的冷意,让秦昊浑身一颤,片刻后敛去,姬九才玩味问道:“我何时说过投降不杀?还是说,你想阻我?”

本溪治疗月经不调方法
揭阳治疗妇科费用
铜川治疗癫痫病医院
本溪治疗月经不调费用
揭阳治疗妇科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