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假面少女和她们的战争第五百零一话控诉的危

2020-01-19 19:59:0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假面少女和她们的战争 第五百零一话 控诉的危险性

推开位于校长室上一层的那个大门,走廊尽头的它显得有些过分显眼,黑色的门扇带给人铁而不是木制结构的特效,沉重阴森的气质又让人感觉比庄严。今天陈博光没有心思感受董事会办公厅大门带来的一切,听到来自于祝知行的言辞,他已经大概的猜出这里面又是谁在搞鬼。

董事会中叫做理查德米歇尔的男人一直以来都是陈博光家族的死敌,从很久前的古代甚至包括阴阳术大家白家在内,都不得不和陈博光的家族联手与理查德所在的家族对抗。旷日持久的战争积下了大量的恩怨,不过米歇尔家族依旧是异界的大头,用当地人的话说就是人上人的贵族身份。

理查德的岁数比陈博光大几岁,但是论及思想的深邃,谋略的狠毒,城府的高深那是让陈博光望尘莫及的。本来,他想要对假面军团指手画脚,陈博光不会有意见;他想要怎么去处理沃玛尔那边的政务,陈博光也没有闲工夫去管,但是今时今日,这个男人却利用堕落者开始对学校进行渗透,这就不能不管了。

整个英高中相当于是现世这一片地区的总指挥部――假面设立起来为了监护现世的安,可是某些带有**的人物暗箱操作,妄图完整控制这个哨站。现在理查德已经赢了一半了,凭借高贵的出身和厉害的手段,这个家伙已经在学院上层占据了半边天,除了董事长倒真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威胁果然是学生会本身,陈博光冷静的思考到自己走近门口,推门的一瞬间早就想好所有的台词和控诉了,绝对不会把学生会的权利交给董事会,这也是守护者大人盛时期说好的约定,这也是日照留美子作为晚辈临走前留下的愿望。

大门开,黑色的调调毫遗漏的射向陈博光,早些年第一次来这种地方的他会有些心虚。因为不知道这个像是在看录像的会议室里面,大家都在忙什么。现在,带着决心和愿望的他非常的果断,挡住了门外部分的光线射向门内。

在陈博光的视野末端也仅仅只能看见平日里见过的阶级低的成员。这个家伙是教育部的官员,同时也因为身份和能力被选入了英的议会之中。官员首先抛出了疑惑的眼光,一般情况这边是决然不会允许陌生人进入的,如果不是了解董事会实情的内行人靠近大门就会有警报通知来客了。

没等官员或是里侧的上位人发话,陈博光首先发言占据了先机:“理查德米歇尔先生,你把话说清楚,学校教师和学生昨天夜里受到堕落者袭击的事情大家都心知肚明吧。那么我想问下,正好是在昨夜轮班看守结界法术的你为什么没有告诉大家那名堕落者和学生莫波斯发生的接触?”

不带有质疑,仅仅只是陈述的语句是陈博光在投石问路。学院的高议会也就是董事会的工作就是维护整个学院,从人到物再到地方范围内的安。假如有明摆着是通缉要犯的堕落者靠过来,哪怕只是靠近学院的围墙也会被董事会的结界法术探知,何况结界法术延伸的范围超过了城市的十分之一。

面对这份质问,理查德丝毫不认为这是什么失误或者是丢出的把柄,因为这种东西就连作为证据来控诉都差的太多了。尤其被指控的那一方还是副董事长这个高位。一脸微笑的男子很暴露出他的方向,虽然陈博光这个位置想要看清别人的脸很困难,但是理查德立刻加入到了谈话之中毫不回避:“这和以前任何时候是一样的问题呀,即便是强力的结界也有纰漏嘛,附带一提,我根本不认识什么堕落者。还有啊,陈先生如果随便乱说话的话。坐在这里的任何一个人都是证人,我可以告你污蔑,然后随随便便挥挥手,你这条丧家犬就要被关到死,懂么?”

陈博光不带有的那些敌意和得意,这边的理查德倒是完带着的。好像得了便宜,受到伤害的就是理查德本人一样。这当然是他的一种手段,这个男人精通于这个手段,就和他的父亲以及过世的祖父一样,他的整个家族都有着极为强大的说服力。像是官方的传销组织一样。

“请你注意言行,如果你执意侮辱我的人格也没有办法,不过我会用加直接的方式上诉。”陈博光倒是没有太生气,只不过他此次来这边就不是想要靠祝知行的一面之词扳倒对方,真能这么简单也就不会持续这么久了。对方可是控制了假面军团实体的大家族,分分钟就可以切菜一样除掉陈博光的,这还只是不依赖假面军团军事实力的前提下,所以陈博光只是想要表明决心。“哼,你给我听好了,我会找到让你后悔的证据的。另外,不管怎么说,现在胆敢对我的学生或者是学院出手的话,你试试看,这个角色我当定了。”

这边多说益,陈博光撂下这句狠话并且思考了一下自己的未来亦或者是人身安,对方如果愿意也许今晚就会派杀手来抹消自己,毕竟自己不是高层关心的重要人物,自己也没有大人物――比方说gat大人的保命承诺,莫名奇妙的一股脑子发话果然是因为自己太年轻了么?

身后的门早就已经关上了,门外面根本不知道里面是什么反应,陈博光的表情出现了一秒的忐忑,但是他想到了因为同样得罪理查德而被“转学”离开的日照留美子,想起了还要继续念的小静,绝对不能软弱。

昂首向前走去,陈博光转过了几个弯,并且留意了一下后方确认根本不会有人跟踪自己后暂且进入洗手间方便一下。明明已经是三十多岁的人了,但是跟大哥大嫂比起来,跟植野暗香的父母亲比起来,自己真的只是个嫩头青,充其量比作为晚辈的扎克和留美子知道的多一些,不过这些毫作用。

洗了把脸这个人民教师清醒了许多,该来的总是要来的,即便父亲曾经一再告诫陈博光叫他别惹事,别逞英雄什么的是根本不可能的。这时,陈博光想要抬起头看看镜子里面被淋湿的自己,想要重认识自己的脸色,一抬眼忽然看见身后巨大的披风男子,顿时吓得一惊。

惊诧之余他这才发觉这斗篷男子是gat本人,身为守护者的他虽然可以毫阻碍的去往任何地方,只不过是不是现身就是另一回事了,今天被找上的话一定也是有事得了。

果然,守护者本人优先开口问道:“貌似,你的精神状态不是很好,还有你的面相也是要死的差呢。”

“谢谢你的关心,不过我现在有多的事情要忙了。”

“确实多到爆呢,管不住自己的嘴巴,早就过了脑袋一热行动年纪的你是不是该反省下呢?”gat摆出了常见的奈手势,不过紧接着,他带着手套的手指指向了陈博光,接着自己说道“想想看身边的人吧,权贵狗得罪不起呢,你的父亲一辈子的功劳都只是个后勤部长,大哥那么了得的人也不得不被‘发配’边疆,而且包括留美子在内还会有多的受害者,仅凭你们可是斗不过理查德的”

“那我们该怎么办?默默然的去死掉是不是?”陈博光立刻激动起来,转过身来冷不丁将额头的水珠甩了出去,但是水滴穿过了身后斗篷男人的身体,像是经过了一片幻影。

不到一秒钟,一双大手就摁在陈博光的肩膀上,疼痛和酥麻让这个年轻些的人顿时闭嘴起来:“别人可以暗杀你一次,就可以攻击你第二次,学院本身就是理查德的天下你在人家的大本营还指望有什么保护可言。现在不是考虑你怎样才能安的事,活到这个岁数的你应该想着做些什么至少让晚辈们容易处理的献身了吧?”

说道献身,陈博光终于不再激动,想来自己贸贸然的放出狠话,也是一种自虐性质的献身,但是说来惭愧的是对方那股燎原野火怎么会在乎陈博光这一杯水的阻扰。

“你能理解就对了,要记清楚你现在还不能死,你还有大的地方被需要着,到了那个时候就算让你付出死亡为代价,我问你你愿意么?”gat的问题一般是有深意的,所以陈博光非常认真的听完了部。

“我愿意。”这份毫不犹豫建立在当前陈博光一所有的基础上,身边没有亲人,也没有统一战线的同伴,加没有爱人。面对这份直白,gat首先掀起了一阵蹙眉,他感觉这个回答太,即便当前听了满意,将来也不知道是不是会有兑现。

即使如此,gat还是愿意说出自己的后一句承诺:“如果你同意在真正的时刻献出生命,做我手里的一张底牌,那么我答应你迟明天就给你一个保障,诶,我给你的安保障,好好享受吧。”

不明所以的中年教师,看着这个加年长的黑衣人消失了,他的话也变的毫实感,虽然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但是陈博光姑且吃了定心丸开始等待吧。

海南省农垦三亚医院
重庆麻醉医学科医院哪家好
长春看银屑病医院哪里好
深圳去医院怎么检查妇科
云南有牛皮癣医院吗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