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球

中国壁球公开赛国内独孤求败国际一轮游

2019-03-26 13:30:0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中国壁球公开赛上周日在上海落下帷幕,在观众席上,中国壁球国家队头号种子选手王骏杰安静地凝视着玲珑剔透的比赛场,第一轮就遭受前世界排名第一的英国球手詹姆斯·威尔斯特罗普,他无缘登上决赛场地。作为国内排名第一的壁球选手,王骏杰在接受本报独家专访时,和记者聊起了自己现在面临着国内“独孤求败”,国际“一轮游”的尴尬状态。

京华时报记者郑楠

“半路出家”打壁球

王骏杰,1992年出生于湖南,从小由于身体不好被父母带去学习羽毛球,并终究选择了职业运动员这条路。2007年,壁球国家队组队来羽毛球队挑人,面对从小练习的难以割舍和人才辈出的剧烈竞争,最终王骏杰选择了转入壁球,也成为国内第一批专业壁球运动员。

京华时报:从小练的是羽毛球?

王骏杰:六七岁的时候开始练,那时我身体不好,父亲说带我去玩一玩,接触下来觉得还不错。以后我的身体越来越好,就坚持下来了,其实父母没有打算让我走专业运动员这条路的,由于毕竟比较辛苦。不过我自己不太喜欢读书,觉得打球更好玩,终究还是决定走职业了。

京华时报:怎样想到转打壁球?

王骏杰:现在国内第一批专业壁球运动员都是练羽毛球的,壁球国家队教练去羽毛球队挑中我的。我当时就想这是个好机会,打羽毛球进国家队比较难,也许转一个项目是个不错的选择。我们也是双向选择,你能不能坚持下来、适不适合打壁球,终究层层淘汰,经过一年真正肯定下来脱离羽毛球这个体系。

京华时报:为何要从羽毛球转向壁球?

王骏杰:首先二者都是持拍类项目,网球也是,但网球更多是两个手打,尤其是反手。羽毛球和壁球的握拍是一样的,步伐和场地也类似。不同的是壁球可能更多地需要腿部气力,而且没有羽毛球那种杀球,也不怎样起跳。

国内比赛就几个人打

从2010年开始王骏杰垄断了壁球比赛的国内冠军宝宝感冒流鼻涕,用王骏杰的话来说,拿国内冠军拿得都没劲了,但每次出国参赛又是“一轮游”,这是他最苦恼的地方。

京华时报:你在全国成绩不是很好吗?

王骏杰:全国最高级别的全锦赛,然后是中国壁球巡回赛。国内打来打去都是这几个人,我每次都拿冠军。可与国外的比差距还很明显,我们在国内感觉挺好的,去国外比赛又是漏洞百出,和世界高水平还是有很大差距,这是最矛盾的地方。

京华时报:问题在哪里?

王骏杰:壁球是非奥项目,我们的投入不大。比如香港,由于在其他项目上水平不高,所以香港特区政府就在壁球重点投入病毒性感冒发热反复,壁球是香港的七个重点项目之一。我们希望有赞助商资助,但是赞助商知道壁球的很少,另外他们也需要成绩让他们觉得有回报。

京华时报:你在世界的排名怎么样?

王骏杰:上个月我们刚刚加入PSA,为的就是要打中国公开赛,所以我们现在排名是最后的。职业比赛就是这样,排名低1上来就会遇到种子选手,基本上一轮就被淘汰。我这次第一轮就遇到去年还排名世界第一的威尔斯特罗普,即便输了,由于赛事级别高,我的排名从432升到180。

亚运会期待女队拿牌

亚运会是中国壁球队最重视的赛事,对马上就要来临的亚运会,中国壁球队并没有一个明确的目标,不过王骏杰还是希望能够避免上一届亚运会首轮出局的为难境地。

京华时报:怎样来调理在国内第一,但在国际大赛上成绩很差的心态?

王骏杰:我在练羽毛球时是上海市运会的冠军,我很清楚其他人的差距。但壁球你没有一个目标,只能说在国内是一个尽量保持这个位置,在国外抱着冲击的态度。

京华时报:亚运会的目标是什么?

王骏杰:我们的目标是女队拿牌,女子竞争没那么剧烈,希望有个突破。

京华时报:有没有想过走壁球这条路的前程和回报?

王骏杰:壁球是个冷门,所以我们退役后做教练比较方便。现在国家有补贴,我们养活自己没问题。从回报来讲,不是简单地斟酌我是运动员时,更多地是说生活就业会好一些。

■视察

中国公开赛就是一声春雷

作为仅次于世锦赛和世界巡回赛级别的最高国际性赛事,今年的中国壁球公开赛成为国内目前最高级别的壁球比赛,男子组别的奖金更是到达了88000美元。

众所周知,壁球运动在中国的普及率远不及其他持拍类运动,也非奥运项目,不管是民众的认知程度还是国家的支持,都不利于壁球运动员的发展。本次中国壁球公开赛的主办方盛力世家CEO李盛认为,“壁球是一项非常好的运动,我们的羽毛球那么利害,我相信壁球也会获得成果,我们需要有人站出来做标杆。上海办过高尔夫、马术,网球有大师赛,虽然很不希望用这个词乳腺增生怎么来的,但是‘高大上’的壁球为何不能在这里生根呢?我们要做就做一个世界最高水平的,用一声春雷把它弄起来。”正如李盛说的,就像壁球是将球打到墙壁上再弹回来一样,我们用力挥这一拍是要看看能回来多大的力量。

目前壁球项目在北上广等大城市的发展正处于蓬勃向上的阶段,对壁球精品赛事的推行和青少年的培养也成为体育总局小球中心在壁球项目上最主要的发力点,而回到最根本还是需要大众的认知。第一轮就对上前世界第一,王骏杰比赛结束以后在朋友圈中写道:“我真的尽力了。”作为壁球运动在中国的先行者,也许在退役之前无法通过自己的力量让中国壁球在世界上扬眉吐气,但他们的努力值得换来更多的关注。

京华时报记者郑楠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