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甲

陸磊中國經濟直面出口陷阱

2019-11-09 04:07:4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陆磊:中国经济直面出口陷阱

2009年我们遇到了什么麻烦显然不是金融危机对金融市场的摧毁性打击---尽管这似乎曾经是2008年9月以后的普遍担忧,而真实的麻烦是全球衰退对中国出口的严重打击2008年11月,我国当月出口开始出现负增长尽管此后出现了连续5个月出口增幅超过1000亿美元的强势恢复状态但是,从经济增长的连续性和政策效应的滞后性角度考虑,2010年中国将面临非常艰难的局面---如果出口出现快速恢复,中国将面临经济过热;如果出口依然低迷,中国将面临滞胀风险无论那种局面发生,对中国的宏观经济稳定都意味着挑战

出口是重要领先指标

尽管一个标准的短期宏观经济分析框架,经常从消费、投资、净出口三因素分析总需求和经济波动,但总结中国13年经济运行脉络可以发现,出口才是真正的领先指标回顾三个重要年份可以发现,出口塑造了中国的经济波动和政策,并因此导致了几乎所有宏观经济变量随之变化

第一个年份是1998年基于1997年秋季开始的亚洲金融危机以及随后出现的出口萎缩:1998年中国出口总额1838亿美元,增长0.5%,中国采取了刺激投资的策略,与此对应的是,全年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28457亿元,增长14.1%;其中国有经济投资15662亿元,增长19.6%,非国有投资为负增长

第二个年份是2005年出口达到7620亿美元,增长幅度高达28.4%;与此对应,全年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88604亿元,比上年增长25.7%国有部门投资仅增长17.5%,非国有部门投资增速超过30%

第三个年份是刚刚过去的2009年全年出口12016.7亿美元,下降16%;进口10056亿美元,下降11.2%全年贸易顺差1960.7亿美元,减少34.2%与此对应,全年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224846亿元,增长30.1%,国有部门投资增长超过35%可见,当我们把投资与出口叠加在一起观察,可以发现,投资并非拉动经济的独立自变量,而是一个依附于外需的因变量---当出口下降时,为了拉动经济增长,国有部门投资相应快速增长;当出口增长时,非国有部门投资快速增长

于是,我们的普遍预期是:如果出口有所好转,在2010年恢复10%以上的增长,则积极的投资政策将逐步退出,此之谓出口影响政策周期如果出口依然低迷,如因为美国和欧盟的失业率仍保持在10%左右导致的消费不足,或者由于贸易保护主义进一步加剧,则不论政策资源是否依然充分,中国仍将实施扩张性财政货币政策,通胀预期因此无法得到缓解可见,对于中国这样的大型输出型生产国,出口决定了短期经济波动一个貌似绝对但显然符合事实的预判是,2010年的所有变量和政策波动都将围绕出口展开,无论是CPI、FDI、投资还是财政货币政策变化

出口陷阱正在形成

但是,出口引擎并非一个单纯的短期问题,10年来对出口的依赖正推动中国一步步进入出口陷阱出口陷阱在事实上由投资陷阱、扩张性政策陷阱、资产价格陷阱、信用陷阱组成了连环套

一是貌似投资依赖,实则出口依赖正如上文所论证,出口上升拉动民间投资,出口下降触发政策性投资;在10年的循环中,中国正逐步形成对投资的高度依赖,扩大消费需求很难真正落实为强有力的经济增长动力

二是出口依赖导致了扩张性政策陷阱在出口依赖背景下,我们不得不通过出口退税、汇率稳定、降低融资成本政策维持出口部门乃至整个经济体的生存任何人民币升值压力似乎都将"动摇国本""广场协议"导致的日元升值,及其造就的日本失落的十年,是中国决策当局挥不去的心理阴影汇率问题因此成为生产国与消费国之间持久的博弈内容中国2009年以来的出口波动,也的确与发达经济体从中国的进口高度相关

三是产能过剩和竞争力陷阱由于对出口高度依赖,而出口增幅下降导致的总需求下降,要求我们实施扩张性财政货币政策,廉价而便利的信贷供给导致了两个关键性疑问:一是扩张性政策是扩大了内需还是增加了供给如果是后者,则致命的产能过剩仍将在未来演变为对外需的依赖

二是在出口无法在短期快速恢复的背景下,扩张性政策导致过剩的流动性转而追逐有限的资产既然实体经济没有更多的投资机会,不如再短期赌赌资产价格一个值得警醒的问题是,资产价格似乎是虚拟经济的事,与实体经济无关;然而,地价房价的持续攀升,将导致中国出口竞争力因要素价格上升过快而消失经笔者调查,珠三角2009年三四季度出现的农民工荒与日益高涨的房租有关,这将在事实上推高出口成本

四是信用陷阱外需不足导致我们不得不实施扩张性财政货币政策,政策拉动投资增长但伴随着要素生产率逐步降低,那么,未来谁来偿还融资本息首先是中长期贷款如何偿还的问题:2009年全年全部金融机构本外币中长期贷款累计新增7.1万亿元;年末余额同比增长高达43.5%,仅全年增加的中长期贷款年利息高达4000亿元其次是中小企业贷款如何偿还的问题为支持在外需不足阶段小企业困境,2009年全年,主要金融机构及农村合作金融机构、城市信用社和外资银行中小企业人民币贷款累计新增3.4万亿元;年末余额同比增长30.1%,比年初高16.6个百分点其中,小企业贷款同比增长41.4%,逆周期的政策支持,意味着金融部门分担了小企业经营风险

如何走出出口陷阱

正因为我们关注出口,且出口的确引领了中国的宏观经济周期和政策趋向,则随之而来的问题是,无论我们作怎样的政策努力,实际上仅仅在等待一个时机---出口形势好转由此带来的后果是,我们经历的经济发展阶段逃脱不了东亚模式,我们的政策操作也逃脱不了东亚模式,乃至我们的最终结局亦无非是90年度初期的日本困境和90年代后期的韩国危机但是,我们与东亚邻国的差异在于市场纵深大,潜力没有被充分挖掘因此,还有机会走出出口陷阱

一是容忍较低的经济增长率,着力变财政投资为减税和转移支付投资和资产价格泡沫化是日本、韩国在经历出口压力后的本能反应,也似乎是中国当前的唯一选择正因为如此,我们的邻国最终没有找到替代出口的根本手段,其结局都是货币先升值而后急剧贬值故只有着力通过可支配收入上升以形成消费能力是关键性政策趋向减税、加大转移支付力度,都是增加可支配收入的基本手段,当各级政府放弃GDP和财政收入增长考核,以"收入占居民收入后30%的居民收入增长"作为考核指标,则我们的内需扩大才真正有希望,出口将让位于国内消费问题是,这将以地方财力和GDP的较低增长为代价,似乎是与虎谋皮式的建议

二是坚定实施人民币升值策略,实现通货膨胀的输出如果我们不愿意独立承担世界工厂地位,则欧盟和美国"期望"人民币升值那就让它升在短期,全球缺乏对中国制造的替代品,则最终结果是我们对外输出通货膨胀这将在一定程度上确保中国货币政策自主权,而为了降低通货膨胀,欧美国家不得不实施加息或升值策略,以降低中国输出商品的相对价格水平相反,对中国而言,大宗商品价格上涨所带来的通货膨胀,亦可以通过人民币升值实现全部或部分抵销

三是退出积极的财政投资政策,促使产能过剩行业实现调整2009年的保增长压倒调结构的基调,应该由坚定的调结构所取代这就需要取消消费品下乡补贴,代之以积极的农村居民收入激励政策,取消新增财政投资项目,代之以对城市居民的所得税减免政策最终的目标只有一个,把中国居民从生产者变为具有消费能力的市场主体全球化的时代是买方说了算,我们应该明白这个道理

金振口服液好喝么
腹泻能用远大医药立可安
远大医药立可安功效与作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