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

我的高考故事难忘的日子

2019-11-09 19:17:2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我的高考故事:难忘的日子

多少个花飞旗舞、欢呼如潮的场景,多少个人心摇动、令人震撼的时刻,都在我的记忆中逝去了,然而,三十年前,那寒冬里透出的一缕暖光,兴奋与悲凉交织的日子,永远铭刻在我的心里。

1977年寒冬,我受公社党委指派,带领一个十二人组成的宣传小组,下到各村屯开展“打倒四人帮”的漫画宣传。一天,已经吃了晚饭,大队派人通知我:公社同意我参加高考,明天到公社集中。我先惊后喜接着是嘀咕:原来我已报名,但上面不批,原因未告知,(但我自知)。现在同意给报考,诚然是惊而喜的了。再者,距离高考只有三天时间了,我没有一天时间看书,实在太仓促。不管怎样,能参加高考,总是一件荣幸的事。我马上打点包袱,连夜走了20多公里山路,到公社已是次日凌晨。

我们公社就是一个考点。早上,全体考生在公社院里集中,大约有200多人吧,大多数是“插队知青”,像我这样的“老三届”有十多人。县里派下来的工作人员给考生作了考试纪律和有关事宜的宣讲。

在那火热的日子,我从桂林一所师范学校毕业后,有幸作为“可以教育好的子女”被分配到远离公社二十多公里离大队五公里的偏僻教学点,教一个三年级复试班的二十三个孩子,我快乐地和孩子们度过了两个月后,山东省的“侯王政策”把我放回家乡“接受再教育”。不久我又被“回收”政策安排到一所很远的大队初中任教师。七年之后,也许是我的表现,公社把我借调到公社做勤杂工作。如今准许我参加高考,这是党对我的信任。但,二十多年来的现实使我很明智,于是,我在自己的笔记本上这样写着:能参考是荣幸的,考上分数应该不成问题的,能否得录取,当然是很渺茫的。这些思绪,伴着我度过了高考前的一个晚上。

时值隆冬,山里显得清冷,但在这所公社中学,几百名荒废了学业如今又亟望成为学子的“考友”们,心里滚烫着。文科类是政治、语文、数学、历史地理(合卷)四个科目。每考完一科,不少知青小弟小妹们向我谈其答题情况,我不仅感慨万千,心里便生出少许悲凉来。当年的考题如此浅易,而我们的好多考友们却难以为计,不身处于那个年代,不懂得这些“知识青年”的酸甜苦辣,谁解其中味!我很自在,因为我胸中“自有家事一二三”。记得当年的作文题就是《难忘的日子》。在今天的高中生看来,这是“人人可作、人人好作”的作文了。是的,我们这代人,在那个不寻常的年代辗转着,难忘的事实在太多太多,谁难以成文之有?

没有什么预兆,但我坚信我的推测力。高考之后,我便向公社要求回学校去教书。不久,我从县里一位老师那里得知,凭我的家庭政治条件,是不可能被录取的;公社一位朋友又告诉我,我的政治条件难以走从政之路了(即正式调进公社)。公社尊重我的意见,把我调到公社中学任教,学校安排我教高中课程,于是,我便成为当时学校里“蚂拐背蚂拐”的谈资。三个月后,公社一位领导告诉我,邓小平同志对今年的招生工作有新的批示,我有望上大学。果然,不久我被“扩大招生”进了某师范学校的大专班。到学校后,方知道自己的高考分数,我们这个班有好几人都感到非常委屈,于是有人退了学。我也曾经犹豫了一阵子,好在半年之后,国务院批准这所学校为三年制专科大学,我便安下心来了。现在想来,我感谢我这专科母校,这里有一批当年被下放(有人戏称“潜伏”)下来的高素质教师,与我们这群老学生度过了难忘的三年生活,他们的知识被压抑多年,如今得以喷发;我们如同久旱遇甘霖,如饥如渴学知识,为后来再上本科深造打下了坚实的基础。之后,我能成为一名人民教师,后来又成为一名人民法官,我不能不感谢那些难忘岁月对我的锻造。

三十年了,恢复高考的第一年,终身难忘的日子!

租房攻略
游戏
智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