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

重生之领主传奇 第二百八十二章 王 城

2020-01-16 23:26:1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重生之领主传奇 第二百八十二章 王 城

第二百八十二章王城

王家庄园的马车并不是四轮载人马车,而是双轮的运货马车。就是一个板车四面围上一圈的木板。不过由于是廷巴子爵要乘坐,所以庄园的总管吩咐下人把车厢清理了下,四周挂上壁毯,又搬了张沙发放在上面,就成了一辆不伦不类的载人马车。

廷巴子爵靠在沙发上昏昏欲睡,卡里克和塔格尔搬了两个小凳子就坐在沙发的两边。洛里斯特身为护卫坐在马车夫的旁边。至于那个罕奴和哑奴,做为奴隶身份卑贱,只能在马车后面的踏脚上坐着,而且马车一停下或者上坡的时候就要下来帮忙推车。

哈内亚巴达王国是个群岛国家,本身就不产马。所以从外面贩卖马匹进来也是暴利的买卖。只是风险很大,因为马会生病,不习惯海船上的长途运输,往往到了后就剩下三分之一或一半,不得不抬高价格避免损失。当然这说的都是好马和名马,一般用来拉货的马就没那么讲究了。

拉车的马是一匹北地马,马屁股上还烙上了那个王家庄园的编号:一九。马车夫也是一个奴隶监工,为了争得这趟活可是许诺了不少好处给同伴,谁都知道把廷巴子爵送回王城必然会得到重赏。

眼看快到王城的时候碰上大军出征,马车夫很熟练的把马车赶到路边让开大道,准备等大军过后再继续赶路。可没想到卡里克象打了鸡血般在车厢里活蹦乱跳的大声欢呼,一下子就吸引了前面开路的那些骑士的注意力。

几名骑士策马到了马车跟前大声呵斥:“你们是什么人,在这里大呼小叫的想干吗?”

廷巴子爵从沙发上迷迷糊糊的醒来,打了个哈欠问道:“怎么不走啦?”

那边马车夫已经很恭敬的向骑士们表明了马车的归属和运送的这几位乘客的身份,几位骑士听说是大皇妃的弟弟廷巴子爵从占领奴比特港的敌人手中逃了回来,也不敢造次,留了四人在旁边守卫,另两人策马回去禀报了。

过了一会,一大群骑士蜂拥而至,还带来了一辆装饰华丽的四轮载人马车。

为首的骑士是一名四五十岁的长着八字胡的大汉,他哈哈大笑着上来拥抱了廷巴子爵:“我可怜的小廷巴,你总算回来了,你姐姐为你担了多少心你可知道吗?我临行前她就拜托我一定要找到你把你带回来,没想到这个任务我会完成的这么快。哈哈,快上车吧,我派人送你去王宫见你的姐姐……”

于是廷巴子爵就被送上了那辆华丽的马车,连句道别的话也没对大家说。罕奴和哑奴倒是见机的快,跑过去站在马车外面的踏脚板上,那个留着八字胡的大汉骑士倒是认得这两个廷巴子爵的奴隶,挥了挥手那辆载着廷巴子爵和两个奴隶的华丽马车就扬长而去……

这过程中卡里克,塔格尔和洛里斯特三人全被无视中,成了背景中的一员。眼看那辆马车远去,留着八字胡的大汉骑士低声下令,一群骑士又滚滚而去。

王家庄园的这辆马车继续留在路边等待大军过去。卡里克早已傻了眼,他没想到自己会被廷巴子爵抛了下来,现在他身无分文,到了王城连个住的地方都没有。

马车夫在骂骂咧咧,大金主没了,这趟活白干了。没了廷巴子爵就没了重赏,回去还不知道怎么跟那些同伴说。越想越气,马车夫冲着卡里克发了火,骂得很难听,指责卡里克不该发疯把骑士们引了过来,结果廷巴子爵没了。马车夫已经准备把卡里克扒光,把他的剑弄过来做这趟的运费了……

卡里克缩在车厢的角落里一声不啃,这回他垂头丧气活象个阉鸡。论身份他可比不上马车夫,人家至少也是王家庄园的一名奴隶监工,他只是奴比特港内城城主府的一个小管事,而且现在奴比特港还落在敌人的手中……

洛里斯特给塔格尔使了个眼色,塔格尔心领神会,摸出一个金福德塞在马车夫的手里,呵呵笑着对马车夫表明了自己是彼得森商会副会长大少爷的身份,保证到了王城另有重赏,不会让他白跑一趟。随即和马车夫东拉西扯的聊了起来。

有了一枚金福德入帐,马车夫一下就变得和蔼可亲,有问必答起来。他告诉塔格尔,刚才那个留八字胡的骑士是现任国王路德三世的王叔,黄金二星骑士,深得国王的信任。看来这次是他统领王家禁卫军团出征,应该很快就能收复奴比特港了……

洛里斯特很细心的观察这个被卡里克吹嘘了一路的所谓王国精锐的禁卫军团,但很快他就感到索然无味。从马车旁边经过的这些禁卫军团的士兵衣甲不整,队列拖拖拉拉,嘴里抱怨不休,有的还在边行军边和同伴吹嘘昨天晚上干了几个女奴隶,怎么雄风不倒的英雄事迹,旁边围了一圈士兵正要求听细节描述来着……

洛里斯特哑然失笑,这就是精锐吗?比家族领地里的守备队还不如。自己在那片丘陵地带转了两天,到今天这禁卫军团才出征,相信猛虎罗斯他们已经在丘陵地带严阵以待了。现在只希望猛虎罗斯他们能按照自己的布置拖住这个禁卫军团,不要下手太狠,否则一下把这个禁卫军团打怕了让他们缩回王城就影响自己救人的计划了……

到了中午时分禁卫军团才算走了过去,接下来是很多运送后勤辎重的马车,同样是一匹马拉车,不过配备了十来个奴隶帮忙推车。这些马车上的物资都堆得又高又满,单靠一匹马还真的很难拉动马车。一些士兵手里拿着皮鞭不停的鞭打那些奴隶,嘴里不断的骂着“懒鬼蠢货……”什么的。

又过了两个多小时,马车总算可以上路了。等到了哈米达斯王城的时候,洛里斯特被眼这座前巨大的城堡给震惊了,因为他没想到,在这个奴隶制的群岛国家,竟然会出现一座堪比帝都雄伟壮观的巨型城堡。

马车夫很自豪又很得意的说,哈内亚巴达王国刚建立的时候,王都是定在奴比特港,但后来的第二任国王,也就是路德一世决定开发这片王城平原,动用了三十多万奴隶花费了二十八年的时间才建成了这座伟大的城堡,并以他的名字命名为哈米达斯王城。

洛里斯特现在感觉非常头疼,他根本没想到哈米达斯王城会是这样的一座巨型城堡。说难听点这简直就是家族领地里枫林山庄的翻版,枫林山庄是建立在一块突出的巨型山岩上,除了一条两三百米长上坡的大道就没有别的路可以仰攻。

现在这座哈米达斯王城也是如此,和枫林山庄不同的是它是坐落在一片削去半个山头的丘陵上,比枫林山庄的面积大了十余倍,远远看去就象是建立在一个高高的平台上的城市。光进入城堡的坡道就是之字型长达千米,其余的地方是三十多米高的石壁加上十余米高的城墙,四五十米的落差让攻城的人望而生畏,除了正面硬杠是别无他法。

这样的王城除了长久的围困使之粮尽才能落城,不过来的路上从廷巴子爵那里探听到,哈米达斯王城储备着足够五六万人食用三年的粮食,这么一来连围城都不可能了,谁没事派个十来万大军在这里三年啊,那纯粹是吃饱撑得,谁也维持不起这花费。

洛里斯特发觉自己那些独轮钢弩,投石车之类的攻城武器在这座哈米达斯王城面前全失去了作用,因为落差的关系,这些攻城武器想攻击到城头就必须靠得很近,这样一来也很容易遭到城墙上面那些远程武器的攻击。想想就连奴比特港内城的城墙上面都有一百多架大型守城弩,估计王城的城墙上面布置的只会更多而不会更少……

洛里斯特直想骂娘,做梦也没想到这个奴隶制的群岛国家的王城会是这个样子,他以为最多也就是和伊比利亚王国的温得布里王城差不多。一个被盖林特亚大陆所忽视的海外国家而已,一个海贼建立的王国罢了,怎么可能会建造出这么雄伟的巨型城堡啊。

这刻洛里斯特唯一庆幸的是自己改变了战略,把守卫王城的禁卫军团引诱到那片丘陵地带开仗。要照原先的策略布置,歼灭了奴比特港的敌人之后,可是要突袭这个哈米达斯王城,只怕那时到了这个王城之下,所有人都会惊呆了……

坐在旁边的马车夫看见洛里斯特的嘴巴在动却没出声,不禁奇怪的问道:“你怎么了?”

洛里斯特回答:“没什么,蛋疼。”

“蛋疼……”马车夫琢磨了半天也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正想问个明白之时,城门口到了。

进城还要掏钱,每人一枚小银币。另外由于是战争期间,城门守卫们盘查的很严厉。如果廷巴子爵还在的话,什么钱都不用出就可以大摇大摆的进城。现在没了廷巴子爵,卡里克就遇上了麻烦。

塔格尔和洛里斯特身边都带着彼得森商会的身份证明,又坐着王家庄园的马车,很轻易的通过了守卫们的检查。而卡里克从奴比特内城突围的时候就带了把剑,别的什么也没有,再加上马车夫深恨他把廷巴子爵给人弄走了,故意不啃声给他证明,结果那些守卫们如临大敌,把卡里克架过去好一顿摸索,就差捅*菊花看看有没暗藏什么东西了。

最后塔格尔又塞给马车夫一枚金福德,给那些守卫们每人一个大银币,总算让马车夫证明卡里克是从王家庄园一起来的,这才让守卫们放过了卡里克,折腾了好一番才进了城。

哈米达斯王城一共分五个城区,马车进来的是东门,东城区是最大的商贸区,也是住宅区,总共有三万多居民住在这里,大部分是禁卫军团士兵的家属,加上奴隶的话,估计有五六万人左右。

南城区则是贵族区,哈内亚巴达王国的所有贵族在这里都有他们自己的府邸。西城区则是戒备森严的仓储区域,面积最小,却是王城储藏武器装备的武库,粮草物资的仓库所在地。北城区又分三个区域,一是奴隶区,二是竞技区,三是禁卫军团的驻扎营区。

所谓的奴隶区域就是最靠近北城墙的那片地方,搭建着密密麻麻的窝棚,这里的几万奴隶主要是从事王城的垃圾清运打扫清洁等维护王城基建的工作,这才在北城区有了个窝身之地。

竞技区就是王城角斗场所在的区域,这里还有斗狗斗鸡等场地,也是王城最大的赌博场所。哈内亚巴达王国的奴隶贵族们往往在这里一掷千金,用奴隶角斗士的生死来博取输赢。

北城区最外围的就是禁卫军团的驻扎营地,这样即便奴隶区或者角斗场的奴隶想暴动也会很快遭到镇压,并且还不会影响到其他城区的安全。

除了东西南北四个城区外,最中央的就是王宫所在的王庭区,被一道高高的城墙拱卫着,和四周的城区分隔开来。

据廷巴子爵透露,哈米达斯王城除了二万八千人的禁卫军团外,王廷区还有一支两千人宫廷侍卫队,另外四个城区各有一支一千人的城防大队负责城门和城墙的巡查防卫。这样加起来,整个王城的守卫力量就有三万四千人。

塔格尔给马车夫的地址是一个叫烈焰与血的酒馆,这个酒馆最接近北城区,也是埃尔的住处,方便他每天去角斗场练剑。

马车又行了十几分钟,停在了烈焰与血酒馆的门外。

塔格尔摸出了五枚金福德递给马车夫,马车夫喜出望外,不住口的道谢,又吹捧了塔格尔半天这才驾车离去。

烈焰与血酒馆的环境比红鸦酒馆还不如,楼上的客房也不大干净,可价格很贵,一天要一枚金福德。塔格尔要了三个房间,一人一个,然后让店里的侍女和仆佣先上洗澡水。

酒馆里提着热水来的徐娘半老的侍女很想和洛里斯特来个鸳鸯澡,纠缠了半天被严词拒绝后恨恨的骂声小气鬼,摔门而出跑到隔壁卡里克的房间去了,很快隔壁就响起来了男*欢*女*爱的声音。

洛里斯特洗好澡后到了塔格尔的门口敲了敲门,发现没人在就下了楼,看见塔格尔趴在柜台上和店老板聊的正欢,于是就坐到一边的桌子上要了瓶果酒边品尝边等待。

过了一会塔格尔走了过来坐下,叫了侍女过来点了一些食物,看了看周围对洛里斯特小声的说:“大人,埃尔不在他的房间里,我问过店老板,老板说他没看见埃尔已经有两天了,前天早上还很正常的出门说去角斗场练剑去,可晚上和昨天,今天都没回来。老板认为他可能是结交了哪位贵族去做客了,上次也这样消失了两天才回来……”

洛里斯特目光一凝:“你怎么看?”

“我怀疑埃尔会不会是出事了,埃尔不可能去结交那些奴隶贵族,他扮演的是一个练剑痴迷的少爷,从不去搭理别人的。吃了晚饭我们就去角斗场那边走走,埃尔和我约定他会在角斗场的外面留下记号的……”塔格尔小声的说道。

“好,吃完我们就去。“洛里斯特点了点头。

……(未完待续。)

历城艾玛人流在线咨询
长春中医看银屑病哪家好
抗癌新攻略:北联NK细胞免疫疗法是这样杀死癌细胞的
清远牛皮癣医院
肇庆治疗牛皮癣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