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甲

苍雷的剑姬 第700章 捅一下又不会怀孕

2020-01-16 20:27:1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苍雷的剑姬 第700章 捅一下又不会怀孕

我现在想打人,真的很想打人。⊙,説咱是绅士没关系,毕竟平时没少对女生们主动作死,哪怕被沙鹰抵着脑袋被迫玩空手接白刃被各种魔法糊脸也丝毫不能减弱本人心中的热情!但是同时我也很清楚如何掌握分寸,知道什么时候该结束闹剧并华丽地用日常收场,以免给女生们造成不愉快的回忆。因此哪怕是性格彪悍的艾蜜琳娜,面对我的作死也从来都不会真正意义上的生气,最多感到哭笑不得而已。

因为有妹妹的缘故,我知道应该怎样和女生相处,并且也很珍惜她们;但是居然説这样的我是女生公敌,咱就有些无法认同了啊。

“桥豆麻袋!”被身后的白莲眨巴着闪亮亮大眼睛紧盯着看的本人瞬间一阵风中凌乱,急忙用力跺着脚大声抓狂道,“只有这个是绝对无法认同的,我什么时候变成女生公敌啦?你倒是説出一件我有伤害到女生的事情来啊!?”

“周围有复数的女生暗自喜欢你,但你不仅没有全部注意到,还无法回应她们所有人的心意。”史莱姆此时已然完全变成了人形,可也只是形状而已,脸上并没有相貌,“我有説错什么吗?”

“……还真是无法否认。不过你説我没有全部注意到又是怎么回事?”

史莱姆果断抬手指向了我身后的白莲:“那丫头暗自对你产生了些许的好感,这件事你可曾注意到?否则白莲好好的为什么会放任你个男生进入她的内心最深处?迟钝到这种地步你也是无药可救了。嘛。不过对我来説怎么样都无所谓,你能带着我的分身进来就行。”

沉默中。

“神马——!?”半晌后终于意识到莎菈在説些什么的我顿时炸锅了,惊讶之中回头看时。却见白莲嘭的在头上冒出了大量白色蒸汽,深深地低着脑袋一句话也没有説,“好吧,我知道了。不过莎菈,你也蛮冒险的啊,之前做了那么多的准备,万一我没能进入白莲的内心深处岂不是全都白费了?”

白莲的沉默。是代表着既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吗……

“的确是这样,正常情况下以白莲少得可怜的好感度説什么你也没可能进入。”史莱姆满不在乎地説出了一件令我泪流满面的事情,“所以我才会袭击这丫头。如此她便会下意识地希望得到救助,而曾经救过她一次的你自然成为了最佳人选。剩下的,还用得着多説了吗?”

深吸一口气之后,我定定神用力将手中的箭矢朝对方射了出去:“啊。已经完全不用了!”

然而我的箭矢却被史莱姆给轻易地拍飞了:“英雄救美不是每次都可以成功上演的。骚年。尽管这里是白莲的内心,可别忘了你们正在我的结界当中,无论你或她都受到了影响,你们不可能打赢我的。”

莎菈説的没错,我和白莲就像是掉入蛛陷阱中的猎物,无论怎么挣扎也避免不了被蜘蛛吃掉的命运。而且在结界中莎菈将变得非常强大,若是再加上峫城地下魔法阵的效果,丫单独对抗整座城市也并非痴人説梦——事实上她已经在这么做了。只不过仍然有很多地方没有能够压制住而已。

“白莲,后退!”我一边抽着箭一边头也不回地大声喝道。“进到屋子里面去!”

这栋简陋的小木屋乃是白莲最后的防御阵地,同时也是最坚固的。然而无论再怎么坚固它终究会被史莱姆攻破,这只不过是在拖延时间罢了。

逃进森林里和史莱姆玩躲猫猫或许是最理想的拖延时间的办法,可是小河的河水却从刚才史莱姆掉下去的地方迅速变成了黑色,进而开始感染整片森林。绿色的树木接二连三的枯死,光秃秃的模样不禁让人联想起传説中里面住着可怕生物的恐怖黑森林;森林中的动物也纷纷变成了双眼迸射出红色光芒的狂暴魔物,宛如某种瘟疫在飞快地蔓延一般;黑色的雾气好似汹涌的海浪,从四面八方迫不及待地涌入了森林。

在这种情况下进入森林显然不是什么好主意。

都是因为我的错,白莲的心防才会如此轻易就被莎菈给攻破了。尽管是莎菈的故意设计才让情况演变成了这样,但説到底还是我随随便便就上了她的当的缘故。因此就算打不赢莎菈,我也要选择和对方战斗,哪怕替白莲多争取一秒钟也是好的。

没准下一秒艾蜜琳娜便会华丽丽地闪亮登场了呢?

小偶像听从我的吩咐迅速转身跑进了屋内,但并没有关门而是紧张地朝外面观望着。至于另一边,史莱姆却是表现得相当从容,悠然踱步向我走了过来,轻松得就像是在逛花园。

“怎么,你难不成打算和我战斗?”黑色的人形用好笑的语气摊开手道,“连熟练地使用精神力都做不到,骚年你如何向我挑战?还是説只是纯粹想要拖延时间?没用的,艾蜜琳娜根本不会知道你们在电视台这里,别指望她会来救场了。”

啊啦,果然是这样呀。我顿时从鼻子里哼笑了一声,微微地撇着嘴道:“撒,这可不一定呢。再説就算艾蜜琳娜真的不会过来,你也不能让我们毫不反抗眼睁睁地坐以待毙吧?兔子急了还咬人呢。”

“那你倒是来咬咬看吧。”史莱姆忽然狠狠挥舞着手臂甩出来一团深紫色的光球,径直冲我迎面飞来,“可别连最基本的抵抗也做不到啊?”

我没有硬接光球,毕竟莎菈极有可能吸收了在王国吃掉大量游客的魔性之种的力量,还有着结界与魔法阵的加成,哪怕对面只是分身其攻击也绝对不是我这个半瓶子醋可以应付的。再説我的目的是拖延时间。并非单刷boss,也犯不着认真和史莱姆对战。

于是我果断一个驴打滚躲开了光球,回头看时它已经在木屋的外壁上撞开了花。爆裂成无数炫目的光diǎn;而木墙表面则连个痕迹也未曾留下,仿佛刚刚砸在上面的仅仅只是一阵轻拂而过的微风。

照这个样子看来木屋暂时是不需要担心了呢。定定神后我半蹲着朝史莱姆拉满弓弦,接着狠狠一箭贯穿了它的左侧胸口。

成功了?不对,史莱姆是故意没有抵挡的,丫竟然任由箭矢贯穿了自己的胸口。然后箭矢便被整个吞噬了进去,对方身上连个疤痕也未曾留下。

“啧,比我想象的要稍微痛那么一diǎn。”莎菈咂着嘴抬起双臂缓缓地张开道。“但也仅此而已,仍然属于酱油渣的级别。周翼,看来你也只有这diǎn本事了。浪费时间并不是什么好习惯。就让咱们早些结束吧。”

莎菈的话确实让人火大,不过从某种意义上来説这也是现实。我唯一拿得出手的精神力在将整座城市作为袭击目标的boss面前充其量只能算蝼蚁,自己的攻击打在人家身上也仅仅只是让她“感到疼痛”而已,还怎么进行战斗?

我一直都认为自己最近这段时间成长了不少。包括艾蜜琳娜在内其他人的称赞也让我确信了这diǎn;可今天我才发现事情并非想象的那么简单。至少对于大魔王级别的对手来説,本人仍然属于可以随便无视的小角色。

若是在现实里我最起码还能依靠血咒刻魂之击撑撑场面,但在莎菈的结界里我也就只是一个拥有5级精神力的人,还是不知道怎么有效使用的那种菜鸟。

见鬼,难不成又要试着把马猴烧酒给召唤出来了吗?万一这次召出来的是对女生有着特殊兴趣的触手怪怎么办?

还没等我拿定主意,便看见大量的黑色雾气从四面八方奔涌而来,眼瞅着附近的光线迅速就阴暗得宛如夜晚一般。

“周翼,快进来。”身后传来了白莲的呼喊声。“外面太危险了。”

眼前的景象震撼诡异得让人冷汗涔涔头皮发麻,説真的我也很想屁滚尿流地逃进白莲的小木屋里寻求庇护。可这一切都是我造成的。若不是我白莲绝对可以抵抗更长的时间;像这样连半秒钟都没有争取到就狼狈的在一个对自己有稍许好感的女生注视下从敌人面前逃开,我对此表示非常抵触。

哪怕只有一次也好,让我狠狠地揍上莎菈一下。没错我确实是个存在感无限接近于阿卡林的酱油渣,但即便是酱油渣也有着属于自己的坚持!

冷静,现在不是让愤怒、不甘和懊恼充斥内心的时候。这只史莱姆虽説是莎菈的分身、肯定拥有强大的能量,可此处终究是白莲的内心世界,主场作战的小偶像应该占有很大的优势才对,为何一直不见白莲向对方发起攻击?

是因为不知道该怎么做吗?不,只要白莲拒绝莎菈森林就百分之百会将女孩的想法给表现出来,正常来説现在史莱姆被十几二十多个树人团团包围强势围观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既然白莲没有攻击莎菈,那便只剩下了一种可能。

用力做了一个深呼吸,我将具现而出的弓箭换成了星裂之锋外形的匕首。很显然这个出人意料的行动顿时引起了莎菈的好奇,史莱姆摇晃着黏糊糊的身体不解地问道:“啊啦,在远程攻击无效之后,这次打算尝试近战了么?作为习惯躲在艾蜜琳娜身后蹭经验的酱油党,这还真是非常了不起的举动呢。那么,我们继续?”

“啊,让我们继续第二回合吧。”我斜翘着嘴角不爽地笑了笑,接着猛然扬起右臂狠狠将匕首扎进了自己的左侧小臂。

木屋那边响起了白莲的惊呼,可随即就被一个更加响亮而凄厉的嘶嚎声盖了下去,却是史莱姆剧烈地抽搐着缩成一团,再也无法维持人类的形态拼命地在地上滚来滚去显得很是痛苦;周围飞快侵蚀而来的黑雾其前进势头猛地一顿,继而如潮水般向后退了开去。

很好,看样子我是赌对了。这东西自我胳膊内破体而出只不过是一个假象,丫的本体仍然潜藏在里面。白莲之所以没有对本体展开攻击,是因为担心会误伤到我——你们瞧,有些貌似莫名其妙的事情弄明白原因之后其实也没有那么复杂。

顺带説一句,本人同样也很疼……不,是根本已经疼得泪流满面了。

左臂中响起了某个生物的强烈脉动,用蒴夜储存着的所有棒棒糖打赌那绝对不是我的心跳。还没等咱反应过来,插在肌肉里的匕首dǐng端忽然传来一股巨力,硬生生地将匕首给dǐng了出去,鲜红的血液顿时如喷泉般汹涌而出,看得我一阵眼晕。

一只黑色的六腿无螯蝎子,仅有硬币那么大,跳到地面上后飞快地冲向远处烂泥状的史莱姆,随后与其融合在了一起。

“不可能,你这家伙到底是怎样发现的!?”莎菈终于收起了她的中二语气,无比惊愕地问道,“我并没有露出任何的破绽啊。”

“没啥,只是单纯的猜测罢了。”

“仅仅只是猜测就不惜用匕首捅自己的胳膊吗,你脑子没问题吧!?”史莱姆在本体进入其中后再度蠕动了起来,不过尚未成形便被迫射出一部分,径直贯穿了从旁边树林中向它猛扑过来的一只兔子的身体,“嘁,还真是让事情变得麻烦了起来。但是别得意,场面上已经是我占有绝对的优势,你们不可能翻盘的!”

又有一只兔子蹦出来打断了莎菈的説话,看着史莱姆手忙脚乱气急败坏收拾不断出现的许多兔子的模样不知为何我此刻忽然无厘头地想到了一句话。

今天要来diǎn兔子吗?

好吧这句不算,毕竟除去兔子外还出现了许多其它动物,并且旁边一颗苹果树也摇摇晃晃着将根部从土壤里拔了出来,屁颠屁颠地加入了对史莱姆进行强势围观的队伍之中。

嘛,有它们在的话够莎菈忙活一阵子了。未完待续。。

ps:今天和老妈去新买的房子打扫卫生了,结果一不小心弄得太迟,到傍晚才回来……_:3ゝ∠_

北京安贞医院怎么样
青岛大学附属医院市南院区怎么样
北京哪家专科医院治疗癫痫病好
酒泉治疗妇科方法
无锡白癜风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