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甲

露露娜卡的工作室 第六十五章 初次见面

2020-01-16 21:06:5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露露娜卡的工作室 第六十五章 初次见面

露露娜卡坐在长椅上,大腿上放着一本摊开的书籍。这是一本有关教会的经书,内容是光明神的起源和创世故事,还有一众不同时代的圣人的事迹,按照年表记载了一下。并不是什么太复杂的书,算是一本入门级别的神学类书籍,如果写得没有那么严肃的话,也许可以当作孩子的儿童读物来使用了。

对露露娜卡来说,这书连消磨时间的作用都没有,她早已经把这无聊的歌颂文章集翻过好几遍了,没有任何有价值的东西,只是在吹嘘古人的事迹、将之夸大为神迹而已。虽然是一本很无聊的书,但是在教堂这种地方,拿出这么一本书假装阅读的话,倒是能很轻松融入到这里的氛围之中,不会被其他人用奇怪的目光注视着。

露露娜卡翻过一页,虽然低着头,但是她的心思并不在书上。她抬起头,又望向那个华丽的祭坛。有人对着那竖立着十字架的祭坛跪拜祈祷,也有人和露露娜卡一样,只是坐在长椅上,面朝祭坛,低头合眼念叨着。

露露娜卡看的不是祭坛,而是祭坛底下的暗门,但是不管她再怎么看,都看不到那个暗门的机关了。机关消失不见,或者是被改动了,又或者是被隐藏起来了,更有可能是被破坏了——如果有人能改动自己的杰作的话,露露娜卡倒是很想见那人一面,不过那大概是不可能的了。不管那人是否存在,到了现在,也应该不在这个世间了才对。除非那是一个矮人,或是一个精灵。

这么一想的话,露露娜卡发现话不能说死,确实存在这样的可能。然后她又笑了出来,没有任何原因,只是想笑而已。

“在这庄严神圣的地方发出笑声,可不是什么有礼貌的举动。”从露露娜卡的身后传来了一个低沉的男声。露露娜卡回过头,看到了一个穿着修士袍的中年男人。这个中年男人穿着宽松的袍子,从裸露在外的手臂能看得出来,他有着强健的体魄,但是也能看得出岁月对他身体的摧残——在露露娜卡看来,这人并不是那些纯粹的武人,他更像是别的存在,并为此而生。他的头顶没有了毛发,看起来确实像是一个传统的修士,只是不知道那头发是剃掉的,还是自然掉光的……在露露娜卡看来,他虽然看起来挺有精神的,但是给她的感觉完全像是一个苦劳人。

露露娜卡转过身去,对中年男人双手合十,对他低头,“对不起,修士先生,我打扰了你的静思吗?如果是这样的话,请原谅我,我下次不敢了。”露露娜卡的眼里还闪烁着泪光,完全是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

中年男人看到露露娜卡的样子的时候,身体一瞬间僵硬了几分,脸上的表情也凝固了,虽然本来就没有什么表情,让人无法看穿他内心在想什么。这停顿只是一瞬间而已,中年男人很快就恢复了过来。“你……你没必要太紧张,女孩。没有人会仅仅因为你一些微不足道的失礼而对你鞭打。”

露露娜卡眨了眨眼睛,“真的不会吗,先生……我是第一次来大教堂,不是很懂这里的规矩。”

“这里在几百年前就开放给民众,是属于君王堡所有人的。”中年男人笑道,“只要不是亵渎神明的言行举止,那么在这里,是没有那么多繁琐的规矩的。当然,在圣节的祭礼和的时候,还是有那么一些规矩的。不过需要这些规矩的,也只是贵族和皇室的人,那种时候的话,你是没必要接近这里的。”中年男人还在心里补充了一句,也是没法接近的。

“圣节吗……”露露娜卡脸上带着向往的表情,“我只是听说过,那会是怎样的一番景象?”

中年男人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而且正规的祭礼,已经好几年没法举行了。”

“为什么?”露露娜卡问道。

“缺了最重要的一个人。”中年男人回道,“那个老人现在远在西方不愿意回来,所以变成如今这个模样了。”

露露娜卡一副好奇宝宝的模样,继续盯着中年男人。

中年男人脸上露出了苦笑,“虽然没有了祭礼,但是你还是可以在大教堂感受得到神的光辉的,只要心怀虔诚,向神送上祈祷的话语的话,那么神一定会听到的。”

“神会不会因为我的无礼而向我降下神罚?”露露娜卡小心翼翼地问道。

中年男人忍不住也笑了出来,但是他马上就止住了笑声,只是笑容还留在了脸上。“看,我也笑出来了,和你一样……但是神不会因为这样而落下神罚的。如果神在看着我们的话,那么神是不会因为这种小事儿大怒——那是凡人才会有的行为。”

“神就不会生气吗?”露露娜卡问道。

“神当然会生气,但是想来也不会因为一些小事而大发雷霆。”中年男人说道,“那样的话,神和凡人又有什么区别呢?”

露露娜卡一副有所感悟的样子,微微摇晃着脑袋,“我从未听说过这种说法啊……那么神会因为什么而发怒呢?”

中年男人没有马上回答,大概是在想着该怎么说才好,这让他沉默了好一会。“如果神会愤怒的话,大概会是因为人的心中再也没有正直和善意,堕落为虚伪邪恶的存在吧。”

露露娜卡露出了没有听懂的表情。中年男人笑了笑,“听不懂也没关系,本来就是我的胡言乱语而已,给别的修士听到的话,免不得要被呵责一番。你可别把我这么个陌生人的话当作圣典去记住了。”中年男人指向露露娜卡放在大腿上的书籍,“要学习和记住的东西,还是书上的更好。”

露露娜卡用力点了点头,将大腿上的书合了起来,抱着书,走到了中年男人身边坐了下来,“修士先生,我坐在这里没关系吧?”露露娜卡抬头对中年男人问道。

“当然可以,这里又不是我的地方,你坐哪里都不会有人有意见的。”中年男人说道,“而且我不算是修士,负担不起先生这个名头。”

“我是露露娜卡,先生。”露露娜卡先自我介绍道。

中年男人顿了顿,只是几秒,很快就回露露娜卡的话了,“叫我帕里奥就行。”

“帕里奥先生,我能在你身边看书吗?”露露娜卡问道,“感觉这样能更静下心来。”

“为什么是我的身边呢?”帕里奥反问道。

露露娜卡摸了摸脸,羞射地低下了头,“因为帕里奥先生你看起来比较友善。那些修士先生们一脸的愁苦,修女小姐们也是紧绷着脸,教友们也是这种模样,让我感觉很紧张……但是帕里奥先生的话,给人的感觉完全不一样。”

当初她和路过的修女搭话的时候,可不是这种模样的,只不过后来的帕里奥恐怕是不会知道的了。

“如果你觉得这样更好的话,当然可以。”帕里奥笑道,“有你这样的……孩子在我身边,我也觉得放松了不少。有些事情总能让人心力交瘁。”不知道为何,帕里奥在说话的时候还稍微停顿了一下。

“帕里奥先生你现在很累吗?”露露娜卡问道。

帕里奥没有马上回答,望向了祭坛上的十字架。十字架在穹顶和后方的玻璃画中透射过来的阳光中闪闪发亮,“只是有些疲劳而已,歇一会就好了。”

露露娜卡就坐在帕里奥的身边,继续看书。帕里奥坐在她的旁边,什么都没有做,只是看着祭坛,或者偶然望向经过的人。当正午的钟声响起的时候,露露娜卡合上了书。

“我得回家了,不然会来不及在门限前回到家里的。”露露娜卡对帕里奥说道,“我叔叔对这种事总是很敏感。”

“这是好事,你这样的女孩,可不要在外面玩得连怎么回家都忘了。”帕里奥笑道。

露露娜卡在离开前,对帕里奥问道:“帕里奥先生,以后我还能在这里见到你吗?”

帕里奥点了点头,“如果有那样的机会的话,也许我们会再见吧。”

露露娜卡笑着对露露娜卡挥了挥手,“那么下次见了。再见,帕里奥先生。”

河曲县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深圳做烤瓷牙博爱曙光
癌症晚期,他是怎么让生命延续至今
秦皇岛看癫痫病要去哪里好
湛江男科医院哪家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