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步

补天道 五四一 百般锤炼,力举千斤鼎

2019-10-12 21:41:2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补天道 五四一 百般锤炼,力举千斤鼎

好生古怪

刚刚那两掌,虽然孟帅没有用武技,但还是有力量的,且使用的是阴阳推力。就是太上五法身中的阴阳磨。

这一阴一阳,攻击性还在其次,关键在扭转的推力,能把一头大象推得原地旋转。他看那孙庆皮糙肉厚,恐他身体刚硬,就想将他放倒。倘若那肉山纯是防御力强,脚下没根,很容易就被推滚下山去。

然后这一推力到了孙庆身上,完全没了作用。

孙庆的身体,不像是孟帅想的那样,坚不可摧,打上了就像是岩石,甚至反震手掌。恰恰相反,他的身体完全正常,肉乎乎的,孟帅的掌力到了,皮肤甚至出现了凹陷。

然而……

就因为如此,孟帅才觉得奇怪,因为手掌的威力也好,阴阳磨横向的牵扯力也好,都如泥牛入海消失无踪。

这是什么古怪功夫?

刚刚看孙庆的表情,似乎有些痛苦,多少还是受了一些力量的影响。但是正因如此,反而让孟帅惊奇。因为这説明这武技作用的是他本身,而不是在外面形成防护罩。什么样的武技能直接防护本身,而免疫外来的力呢?

莫非是空镜印那样的卸力诀窍?

不对,感觉不同,空镜印会有打空的感觉,和刚刚完全不同。那么説……

孟帅双目陡然圆睁:倘若如此,那倒是难怪了。

孙庆见孟帅打了一掌往后退,露出茫然神色,哈哈大笑,道:“小子,你怕了吧,来呀,爷爷在这里任你打,你不敢?”

孟帅道:“好,让我试试。”説着继续迈着九宫步过去。

九宫步虽然简单,但小范围内游走腾挪的步伐无所不包,尤其是孙庆如肉山一样不动,任他施展身法,不存在障碍。他也就快但轻松的绕着孙庆游走。

然后攻击。

孟帅的手如灵蛇一般,不停地打在孙庆身上。从上下左右、前胸后背乃至胳膊大腿,无处不进攻。灵蛇灵巧,一触即收,但每一拳都如灵蛇啮咬一般,入骨三分。打在树上绝对能掏出一个洞来。

但孙庆始终不加动弹,身体也如泰山一般镇住。

一连串攻击下来,孟帅至少攻击上百次。孙庆好几次露出吃痛的神色,皮肤上也渐渐出现了乌青和红斑,但始终挺着肚子,不做反击。

孟帅也有diǎn累了,一百零八下打完,他刀踏九宫步,往后退开,步履中倒是不显疲态,表情还是气定神闲,但是心中已经咆哮起来:

马的,果然不是个人。

刚刚那一百零八下,他从各个角度攻击,攻击了各个部分,阴力,阳力,阴阳力都用过了,都是毫无作用,简直就像给孙庆挠痒痒一般。

不过……好歹是有diǎn眉目了。

就见那孙庆叉腰站着,似乎与刚刚完全不同,但仔细看来,他身材隐隐涨大了一圈,就像面馒头一样了起来。这也不是肿的,就是体态大了不少。这样的变化要在正常人身上,早如黑暗中的烛火一样显然,但孙庆身材本就庞大,倒是看不大出来。

果然是吸收

孟帅刚刚就想到了自家的明镜印,就是吸收敌人的攻击力为己用。这小子的武技想必也是如此,不同的是他全身都放开,任对方击打,能将来犯的力量转为自家的力量,反过来对付来敌。因此他刚刚一百多下全是试探,就为了看对方是不是如自己所想,能吸收力量。

果不其然,真是可怕的武技。

虽然看起来孙庆受了不少损伤,不比明镜印可以无损的吸收强敌力量,但是这种持久吸收太可怕了,等于在一定时间内,几乎金刚不坏。

这其中一定有什么破绽。不然这武技还不逆天了?让对方打都打不破,越打自家还越强,那不就是开了无敌光环,随便虐菜?

孟帅心中一动,看了看对方的姿势,心道:莫非他这样不移动,不是托大,而是武技的要求?一旦移动了,就是破功?

不管怎么説,此人在门中平平无奇,绝不可能有如此逆天的本事。武技的破绽可能不是刚刚自己想到的那个,但绝对存在。

这时,就见孙庆拍拍胸口,咧嘴笑道:“小子……技止于此了吗?”

要动手了?

孟帅心中暗喜。他刚刚一百零八下攻击,除了试探之外,还有一个功效,就是引动对方动手。据他所知,就没有无上限的吸纳是不可能存在的,一定有一个峰值,到了峰值还不出手释放吸收来的力量,那一定会遭到反噬

。他就想把这个上限填满,逼得对方不得不动手。

只要动手,就有破绽。这小子的身法一定欠缺灵活,孟帅有信心在他出手的瞬间,以雷霆万钧之势将他横扫,结束这场毫无技术含量的战斗。

孙庆哈哈一笑,道:“来。刚刚你那diǎn挠痒痒似的打击算个屁?爷爷还没舒服,你还有好的没有?只管招呼,爷爷要是躲一躲,便不是好汉。”

孟帅嘀笑皆非,没想到到了先天境界,竟还有满口好汉的浑人。同时心中也是疑惑——刚刚的劲力难道没用够?还不到他非要出手的上限?

倘若是这样,这门功夫可真够高深的,能抗一百多下。

但仔细看去,就见孙庆面部肌肉有些抽搐,很明显是吃力不小,就算没到极限,显然也很难受了。既然如此,他还扛着于什么?难道非要到达上限再出手?他有强迫症?

而且,刚刚的话,是招呼孟帅出绝招么?刚刚孟帅一直是用的普通攻击,还没用上武技,他是要孟帅用武技打他

还真不信这个邪

孟帅还就是不信,一门这么持久的功夫,在爆diǎn上也能吃得住?还是在孟帅持续攻击,几乎到dǐng的情况下。难不成用得是空城计?

捏紧了拳头,孟帅打算真给他来一下狠得——你既然舍得死,我就舍得埋。

还不用真正的大招,就算是血影杀中的一招,看他怎样扛得住。

就在他蓄势待的一瞬间,他突然若有所感,隐晦的一侧头,看见了山下一张脸孔。

黎佑生

黎佑生正集中精神看着擂台,目光中透出难以言喻的专注。

孟帅心中一跳。按理説,黎佑生是他的对头,理所当然要好好看孟帅的比赛,就算黎佑生上场,孟帅也是要看他的比赛的。但是不知为什么,看到黎佑生那严肃的神情,孟帅就是觉得不对。

哪里出了问题?

孟帅豁然一亮:难道这孙庆,是他故意遣来试探我的?

若是这样,那孙庆拼着受伤也咬不动,引孟帅出大招,就还算合理了。

嘴角露出一丝笑容,孟帅也佩服黎佑生的谨慎——看来他不是那么容易糊弄的啊。凡事无论怎么表现,他还要亲眼看见才是真。

那么……就让你亲眼看看,又有何妨?

孟帅突然一侧身,从腰中抽出宝剑。

他虽然没看到,但明显感觉到了,在他抽出剑的一瞬间,黎佑生眼睛一亮。

沉住气,孟帅缓缓道:“没想到,你还真能让我第一场比赛就出剑,很好,我本来是打算给一个宿敌准备的。”

孙庆目中紧张之色一闪而逝,紧接着大笑道:“小子,你忍耐不住了么?来,动兵刃吧,爷爷我还站在这里,动一动就不算好汉。”

孟帅长剑平举,突然一停,道:“算了。太欺负你。”

孙庆愕然。就见孟帅刷的一声,长剑收回,猛地冲了过去。

这一冲比刚刚的九宫步快了何止百倍,孙庆一怔,孟帅就已经到了近前。

因为猛冲天生就带了威势,孙庆登时感觉到危险迫在眉睫,忍不住本能的就要出手。

但紧接着想到了黎佑生的吩咐,他强压下了出手的欲望。

“只要引他出剑,我给你三门上选先天武技。伤重残疾我有灵丹妙药,保你平安无事。放心,他不敢杀你。”黎佑生是这么説的。

这个许诺不可谓不大,孙庆自家人知道自家事,他实在是太缺乏武技了。进入先天本就侥幸,唯一依靠的这门武技破绽太大,几乎不能进攻,让他成了先天弟子中有名的沙包,实在令人憋屈。为了这三门武技,再加上黎佑生的面子,他是打定主意拼着伤残也要让孟帅出剑的。

可不能功亏一篑让他来就是

就在他摆出视死如归的架势是,突然眼前一花,孟帅竟然消失不见了。

怎么回事?

孙庆的脑子一下子不够用了,他本来就不算聪明,这时竟然一阵空白。

紧接着,他身子一轻,竟被人扛了起来。

是扛了起来,不是抱起,也不是抬起,他自己感觉到,自己好像麻袋一样,被人扛在肩头。

头dǐng是蓝天白云。

不知怎的,他竟然对眼前的云彩产生了强烈的记忆,清风刮过耳边,也是出乎意外的凉爽。

紧接着,他整个人就像是流星一样,往下坠落,比流星还快,因为他不只是往下落,更是往下砸——

肥胖的身躯轰然砸在地上,砸出一个大坑——尘土飞扬,地动山摇

四周场面一静,下一刻,传来了山呼海啸般的欢呼声

濮阳治疗男科医院
鹰潭治疗男科医院
黑龙江治疗妇科方法
濮阳治疗男科医院哪家好
鹰潭治疗男科医院哪家好
分享到: